对自己负责任,才对得起每段成长的经历

Posted on September 23, 2016  by  艾易文

responsible_love_01

分手难,其中一项是处理伤痛。不见血却比跌瘀撞损更重伤,跌瘀撞损是即见即治,心痛都是一时三刻都无法抽离。

所以,伤痛可以容许;然而,把伤痛不断重提,甚至以此为生活主调,那就不叫治疗,而是依恋这种由伤痕带给你的「受害者身份」。

K小姐是个黏着伤口过活的女生。

她第一次出现,是在友人的KTV聚会上。那天她挑了个角落坐,友人们边争唱情歌,她却哭得双眼通红,这才知道她刚分手不到一星期。她说,以为出来散心会比较好,结果触得更痛。

那时候,大家都在安慰她:伤口是会结疤的。到后来,大家发现她仍然爱说,伤口明明可以结疤却仍又被掀来重看,这才发现她喜欢这种扮演着「你不了解我无法放开他」的角色。

这样喋喋不休又几年了。

某些爱情专家都教我们当弱者,因为当弱者才容易受关注;一旦解开了死结,往后便由自己负担。成为强者是爱情中的死症,我们总被这样引导着。

计算弱与强以前,其实还有一种叫「自爱」的东西。很老套,却又必需,从死去活来一直走到见花是花见水是见,这种不用硬撑要强而是内心的强大,是让人越活越自在的特质。

对自己负责任,才对得起每段成长的经历;到你归化成自在的磁场,自然会吸引到相类近的人出现。

不肯放过自己,无药可救;加添的伤痛,总得由自己付款。


艾易文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yselfineveryday/





ALLYOUNG NEWS 艾易文  2016.09.23
文章转载: http://www.read-life.com